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 >杨丽萍《春之祭》巡演上海开演 死之献祭的道场开启生之狂欢

杨丽萍《春之祭》巡演上海开演 死之献祭的道场开启生之狂欢

2019-11-20 09:08:26
[摘要] ——何训田11日晚,杨丽萍舞剧《春之祭》在上海保利剧院上演,正式开启国内巡演之路。15日,《春之祭》团队前往南京保利剧院演出。当晚演出结束后,杨丽萍及其主演团队与在座的观众们进行了一次分享。16日晚,

在经历了一年的“春祭”之后,她经历了一次欧洲之旅,并以极高的声誉回到中国,开始了她国内之旅的第一站上海。

面对创意大师团队的创作,我想多说16个舞者:昨晚,我看到16个舞者处于重生和破茧状态。看到身体关节的音乐细节,看到彼此之间摩擦的结构线索...创作者的“图形创意”逐渐出现在身体上,看到编辑的手在其中隐藏的力量...对于创作来说,演员的诠释是创作者的化身,灵魂只能通过身体的载体(乐器)来传递。

我为昨晚看到的尸体感到高兴。这让人们相信这些身体在未来的可能性……对杨丽萍来说,虽然她已经达到了巅峰,在世人眼中达到了完美,但我看到的是她正在攀登精神的终极灵魂——作为一个信徒攀登。她对作品的谦逊话语让你瞬间明白,这个虔诚的艺术之心实际上是另一面的信仰之心。为此,更多祝福舞者,期待舞者!“——何训田

11日晚,杨丽萍的舞剧《春祭》在上海保利剧院上演,正式开启了国内巡演之路。舞台、灯光、音乐、舞蹈形式...所有的话题都被观众讨论过。

15日,“春祭”队前往南京保利剧院演出。当晚演出结束后,杨丽萍和他的主演团队与观众分享了这个节目。

这部戏由萧金华主演,他是大理农村的一个白族孩子,11岁前还在田里干活,在山上砍柴。后来被杨丽萍发现,她已经跳舞15年了。近年来,她出演了许多舞台剧。在为这部戏剧做准备的两年里,她只为“双秀”跳了几千次舞。扮演牧师的朱凤味(大朱)最喜欢赤脚跳舞。他因最近参加《舞蹈风暴》而出名,现场有很多粉丝。

“国家是世界的”,这句话最适合杨丽萍和她的舞蹈。在与观众交流时,杨丽萍也谈到了自己的理解。她现在正在做的实验现代舞,如《四面埋伏》(Employment on All Sides)和《春祭》(to Spring),正是为了用她自己的身体语言来表达中国文化、符号,甚至服装、化妆和美术的东方美学,达到世界级的美学,获得国际认可,展现在世界面前。16日晚,《春祭》将继续在南京保利大剧院上演。

与《春祭》大部分版本中只留下黑、白、灰、红的极简主义美学相反,制作设计师叶锦添为杨丽萍设计的舞台具有强烈的东方风格:朱红、黑、钴蓝、土黄色的强烈色块,地面覆盖的六字真言,藏面罩上悬挂的流苏,镶嵌在塔拉光环上的宝石(塔拉,观音化身为神圣救世佛母的全名),藏传佛教坚信塔拉可以缓解众生。杨丽萍的《春祭》借鉴了藏传佛教的许多元素,舞者的荧光指套,闭眼时眼睛画在眼睑上...

音乐从黑暗中开始,15名舞者同时开始。三角阵与诵经声产生共鸣,头、颈、肩、肘扭曲不正确,腰、背倾斜拉伸,所有这些都是在敦煌风格的精心编排下完成的。这幅画似乎不是人们在跳舞,而是唐卡的众神复活了。

女神的长指甲被绿色浸泡,把春天的上半身变成了春天的神。一场集体舞蹈宣告了“春天”季节的到来。牧师走出代表众神的半圆形铜平台,与众多迷人的春神纠缠在一起,与他们融合,然后与他们分离。牧师用狮子的头在所有年轻女孩中举行仪式。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小女孩开始,他们斜靠着身体,把头依次放进狮子尖牙的嘴里——狮子的形象代表了佛教的最高力量。这种力量对抗混乱的世界,让人震耳欲聋。

一个很棒的服装创意是在扮演牧师的舞者的背上添加密集的骨头来代表牧师的“死亡”一面,而当牧师在前面展示人时,他们就展示了“活着”一面。在像母亲子宫一样混乱的黑暗中,舞者的身体依次被追逐的光线照亮,他们四肢的节奏就像乐谱上的黑色音符,手脚之间充满的气息就像梵语的吞吐,在剧院里放大扩散。

杨丽萍的《春祭》用了如此多的审美符号来弥合上帝与人之间、中国与西方之间、复杂与简单之间的鸿沟。东方方式的转变融入其中,也就是说,从牺牲到奉献--上帝选择的那种牺牲成为自愿牺牲的瑜伽修行者。上帝和人之间的绝对统治关系颠倒了。

自10月11日起,杨丽萍版的《春祭》正式开始全国巡演...去死亡献祭的道场,开始一场生命的狂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辽宁快乐十二 快乐赛车app 500彩票 快三技巧

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