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与自己笔下《他乡》的女主角一起成长,这是小说家隐秘的快乐

与自己笔下《他乡》的女主角一起成长,这是小说家隐秘的快乐

2019-11-19 16:18:24
[摘要] 特朗普终止谈判,也是不想弱了气势,从阿富汗撤军一直是其目标,尤其是在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如果成功脱离“战争泥潭”的话,将会获取很大优势。而美军撤出后,凭借与塔利班良好的关系,俄罗斯或许可以介入阿富汗局势

从《尚墨》到新作品《异乡》,从农村到城市,女性是作家傅秀英作品中的绝对主角。现代女性似乎必须经历“异乡”经历才能找到成长的出路。这条路上有哪些艰难复杂的路?如何捕捉和书写他们心中永恒的烟花?

在最近的上海思南阅读大会上,在“我不是翟晓丽”的主题下,《小说选》主编傅秀英和《思南文学选》副主编黄德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李晶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向静谈论了他们来自“异国他乡”的真实家乡。在他们看来,《异乡人的土地》(Alien Land)不仅是一部象征着一代人精神地图的“女性成长史”,也表达了时代某个方面的转变。

翟晓丽,一个来自芳村的女孩,以她的才华和勤奋,不断成长和前进,从农村到省会,从省会到首都。她在生活的激流中起伏不定,在命运的障碍面前跌跌撞撞,但射向自己的隐藏的光芒从未停止闪耀。向静认为翟晓丽的女性写作视角给了这个人物形象更多的空间,从中可以看到一个现代女性的精神流浪,让读者一瞥丰富而微妙的人性。此外,当代中国的社会问题,如从作品和人物形象扩展到性别关系,也反映了当代社会的世界形势。

“冷静下来是一股暴风雨般的暗流。在小说中,翟效丽在城乡身份的变迁和人生的沉浮之间不断挣扎。这种挣扎的状态是在改变世界观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个缺口。”黄德海说,在这样一个往复的过程中,主人公面临着精神上的双重变化,小说也在空间和时间上来回穿梭。

写完《尚墨》后,我想我会放松一段时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创造的激情在燃烧,草在生长,莺在我心中飞翔。我听到我的角色在风中哭泣和呼喊,来到这个世界来宣告他们各自的命运。这个繁荣而荒凉的世界。因此,我写了翟晓丽、张有通、老关和郑大光...有一段时间,我直截了当地写道,我被痛苦冲昏了头脑,在办公桌前哭了起来。”傅秀英坦言,她用笔给予了翟晓丽体贴、关怀和同情,与她分享了所有的经历,并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自我怀疑和反思,从而完成了与小说主人公的共同成长。

然而,创造一个新的角色仍然需要一个困难的艺术转变。“有人说翟效丽是我。我不能承认这样一句简单、粗俗和自以为是的话——尽管穿过命运的森林,这个女人的身体充满了光明和阴影,彼此对比,斑驳不堪。然而,我也不敢自信地说我与这个叫翟晓丽的女人无关。如果小说是作家的白日梦,那么《异乡》是我的梦想之一。我不能让每个读者都解释我不是翟晓丽,翟晓丽也不是我。”她认为小说家的秘密幸福在于“我写的,你相信的,我创造的人物活着。”

《异乡》

作者:傅秀英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在小说的结尾,“外星人的土地”以给“亲爱的人”的一封长信结尾。翟晓丽和“亲爱的牟”在交错的火车上相遇。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翟晓丽透过窗户看到了对面的“亲爱的牟”。这位“亲爱的牟”是谁?“当翟晓丽最终决定回到S市时,这是她成长的一个节点。从现在开始,它为以后的写作留下了新的写作空间——成熟的知识女性将如何面对未来的发展。”李晶认为它更接近英雄的镜像。翟晓丽透过窗户认识了一个更内在、更理想的自己。“在世界上散步之后,他发现他最终能安定下来谈论的只是一个更内在的‘我’。”

在风格和叙事方面,《异乡》也进行了探索。除了小说的主要部分,还插入了七个短篇故事。这两部分之间的对话、对抗或争论形成了巨大的内部张力,形成了多部分的叙事效果。“这七个短篇故事可以帮助读者理解世界的复杂性。一个人需要通过与他人的持续互动来了解自己,并通过了解他人来更全面地了解自己。”李晶说,这部小说不仅讲述了个人痛苦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描述了一个受伤的女人如何与世界建立新的关系,如何学会倾听他人的声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pk10两期必中 幸运快三手机APP 上海快3 甘肃11选5 安徽快三

时事